//
you're reading...
本月專欄

公司法新修正評析(下)

公司法新修正評析(下)

【馮昌國律師】

接續著公司法新修正評析(上),2011年公司法新修正評析(下)針對員工激勵政策的變革和公司法第241條進行討論。

參、新增限制型股票

2011年6月,公司法新增員工限制股(或稱為「限制型股票」)的員工獎酬制度。所謂限制型股票,係指公司為了留任及激勵員工目的,以折價甚至是無償的方式發行股票予員工,但是為了使員工能繼續留任一定期間,且於留任期間內能積極創造股東價值,因此對於該等股份之取回且實際享受股份價值,設定有相關的保管期間(出售及質押)、限制及領回股票之績效指標。員工取得限制型股票後,員工所積極努力創造出的股東價值,將會透過限制型股票的領回及增值,員工可以與股東共同分享企業價值,有效結合股東利益及員工激勵,對於公司合理而言,有正面創造股東價值的效應。相較於以時價發行之員工認股權憑證,僅需董事會同意而較具有時間掌控上彈性,發行限制型股票必須經股東會特別決議;因此,企業如果希望發行限制型股票,需於股東常會通過相關議案。依據新增訂公司法第267條第8項規定,公司經股東會特別決議通過後,可以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而相關的具體發行規定,依據同條第10項授權由證券主管機關訂定之。公司法修正通過公開發行公司得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即限制型股票)之法源。公司法增訂企業得發行限制型股票之獎酬制度後,證券主管機關隨即於2012年9月修正「發行人募集與發行有價證券處理準則」(下稱「募發準則」)之相關規定,規範公開發行公司發行限制型股票應遵守之相關程序及檢具之文件書表等。企業如發行限制型股票,依照募發準則第60條之2第3項,應於股東會召集事由中列舉並說明辦理發行之必要理由、發行總額、條件、員工資格條件及獲配或認購之股數、對其他股東權益之影響等等事項。經股東會特別決議通過後,復依募發準則第60條之3第1項,須檢具書表文件向證券主管機關申報生效後始可為之。同時於發行辦法中更應訂明相關發行條件、既得條件成就前權利之行使限制、股票信託保管等約定事項(募發準則第60條之4參照),且該發行辦法尚需公告其內容,募發準則第60條之7第1項定有明文。

此外,依募發準則第60條之7第2項之規定,發行人須將限制型股票之發行情況、員工條件成就後解除限制之情況、發行人收回或收買該種股票之清況等,適時轉入證券主管機關指定之資訊申報網站。另修正前募發準則中規範發行人發行員工認股權憑證予單一對象之數量,不得超過申報發行股份總數之百分之十。換言之,企業一次發行至少需獎酬十位員工,對此外界多認有一定難度。因企業欲發行限制型股票,其對象往往集中在少數特定員工,如蘋果公司董事會發行一次限制型股票,全數給其執行長一人即為一例。如要求一次要獎勵十位以上之員工,不件得與實務需求契合,故本次募發準則之修正,主管機關再次放寬,考量國內公司實際需求並參酌國外實務運作,爰刪除發行人發行員工認股權憑證或限制員工權利新股給予單一員工之數量,不得超過申報發行總數百分之十限制之規定(原募發準則第51條),並採行對單一員工所給予員工認股權或限制員工權利新股等所有獎勵措施以累計給予股數之總量控管方式(募發準則第51條,第60條之9),以免有悖立法良意。

又主管機關認為,其若依公司法法第267條第8項之規定,經股東會特別決議同意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者,仍須依同法第266 條之規定,經董事會特別決議通過有關發行新股之相關事宜(如發行股數、發行價格、增資基準日等),並依公司之登記及認許辦法規定,辦理發行新股登記。[1]

在美國,這已是運作成熟的員工激勵工具,透過年資、績效等限制的設定與達成,可以獨立、動態的促進員工分次逐步入股(亦即美國實務上vesting)。限制型股票相關子法出爐,對於科技公司留用優秀人才將產生激勵作用。

另,限制型股票引進,在目前實務界最希望釐清的重點是:這個制度除了適用於本公司(即母公司)的員工以外,可否嘉惠從屬公司的員工?

參照公司法第235條的規定,員工分紅可及於「符合一定條件之從屬公司員工」,從而集圍內員工旨應適用。但限制型股票規定並無明文,是否同此解釋,仍有疑義!募發準則所訂定有關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之法源為公司法第267 條,而依據公司法現行之解釋函[2],依公司法設立之公司,其法人人格係各自獨立,由於公司法第267 條並未明文規定發放對象得包含從屬公司,故現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之發放對象僅以公開發行之本公司員工為限。[3]

然而在我國企業己發展至集團化、跨國化之今日,即使只有母公司上市,但境內外子公司的員工一起打拚,實務上甚至有「母以子貴」的說法。所以從企業實際需求之觀點而言,應讓相關規定也適用於境內外的子公司員工,才公平合理。由於在台上市、上櫃與興櫃的公司合計已超過1,300家,加上國內外子公司之家數一定上萬,合計子公司員工人數恐皆達數十萬人之譜,故對此部分,實有必要儘速釐清。實則,數十年來,公司法的思維一直以單一公司為規範對象,與前述企業的發展早已集團化、跨國化的現況落差太大。即使現行公司法早於1997年即增訂關係企業法專章,對單一公司的思維算是開了一個例外,但純以防弊為出發點,略為失衡,在檢討公司法制時,應注意此先天之失,改以興利的思維,翻修公司法制,促進國家競爭力。

肆、公司法第241條

金融海嘯時期,企業獲利受到壓縮,若干國內企業(如台積電)過去每年固定發放現金股利,然而現金股利變為縮減,對高持股的外資股東而言等同投資報酬不如預期。但事實上若各該公司仍有充足之現金,但係以資本公積之形式存於帳上,則是否可以該批公司並無急切用途的現金充作股利回饋股東,則值得考慮。修正前之公司法規定,資本公積僅能用於彌補公司虧損或增資轉股本;也就是說,必須先進行增資轉股本,再減資二道迂迴手續後,始能用現金退還股東。以若干公司立場而言,並不希望因而擴大股本造成股權稀釋,反倒希望直接發放現金;且外資多數亦不瞭解為何國內無法直接發放現金的作法。準此,國內多家企業故而向行政院提議修改公司法第241條,主張只要公司無虧損,便可以用資本公積配現金股利發予股東,以增加企業股利政策的彈性。但須注意的是,並非所有資本公積都可以作為分配現金股利,只有股本溢價及受贈所得二種資本公積可配現金股利給股東,此由公司法第241條第1項:「公司無虧損者,得依前條規定股東會決議之方法,將法定盈餘公積及下列資本公積之全部或一部,按股東原有股份之比例發給新股或現金:一、超過票面金額發行股票所得之溢額。二、受領贈與之所得。」即可知悉。

新法即鬆綁該項規定,開放公司得以資本公積及超過實收資本額25%部分之法定盈餘公積分派現金,毋須先增資轉股東再辦理減資,大幅減化行政程序及公司作業成本。另有關股息紅利分派部分,舊法第232條但書規定,當公司法定盈餘公積超過實收資本額50%時,得以其超額部分派充股息及紅利;修法後即取消但書規,公司無盈餘時,即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無例外條款。[4]

公司法第241 條修正後,日後公司縱使面臨經濟不景氣,只要不發生虧損並有多餘資金,就能以公積配現金給股東,當有助於公司維持穩定之股利發放政策,並吸引投資,故對有巨額公積之公司,配股能力將更為穩定。[5]

伍、結論

法令遵循是良好公司治理的重要環節,公開發行公司對於法令遵循應當保持密切的注意及落實,公司法為企業、證券、金融法規之母,適用於所有公司,企業應在日常經營上,更規律的內部審慎檢視,以求建構良善的法令遵循體系。


[1] 經濟部經商字第10102426120號函。
[2] 經濟部90商字第09002272930 號函。
[3] 楊哲夫,淺談「限制員工權利新股」制度,證券暨期貨月刊第30卷第6期,2012年6月,頁12。
[4] 張書瑋,掌握公司法修正要點 今年股東會迎刃而解,會計研究月刊第315期,頁58。
[5] 白蕙華、楊勢如,公司法修正重點整理—以立法理念和治理結構為視角之微觀,集保結算所雙月刊,2012年6月,頁32。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