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最新消息, 本月專欄

刑事訴訟之再議程序與偵查終結 – 從高等法院與最高法院之判決討論之

吳筱涵律師、連家麟律師

為增進裁判品質及促進訴訟經濟,減少訟源已成為近年來訴訟法等法令修訂之主要目的之一,例如刑事訴訟法於96年7月4日修正刑事訴訟法第361條第2項及3項之規定,要求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以達到截止濫行上訴之目的。此等法律立意良善,但在實際運用上,此等法律規範及所衍伸之實務見解,常被法官援引作為拒絕實體審理案件之藉口,而過度擴張此等法律規範及實務見解之適用,致影響當事人依憲法第16條所保障之訴訟權。如下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即是顯著之一例。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表明:「同一案件經檢察官終結偵查者,不得再行自訴,為刑事訴訟法第323條第1項所明定。此所謂終結偵查,係指該案件業經檢察官合法終結偵查程序,已為起訴或不起訴處分而言。苟檢察官就同一案件已為不起訴處分,雖經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認告訴人聲請再議為有理由,命令下級檢察官續行偵查,仍應認該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而不得向法院自訴。」而此最高法院之判決至今仍被多數法院所援引作為不受理案件之依據(例如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第4677號刑事判決、臺灣高等法院臺中高分院101年上易字第62號刑事判決),以下謹就上開判決與法律體系及事實上相衝突處,評論之:

一、 就救濟制度之法律體系而言,原檢察官之不起訴處分應已不存在或因撤銷而無效:

檢察機關依現行刑事訴訟法第257條規定:「(第1項)再議之聲請,原檢察官認為有理由者,應撤銷其處分,除前條情形外,應繼續偵查或起訴。(第2項)原檢察官認聲請為無理由者,應即將該案卷宗及證物送交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第258條規定:「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為無理由者,應駁回之;認為有理由者,第256條之1之情形應撤銷原處分,第256條之情形應分別為左列處分:一、偵查未完備者,得親自或命令他檢察官再行偵查,或命令原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續行偵查。二、偵查已完備者,命令原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起訴。」準此,如於告訴人對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所為之再議,原檢察官如認無理由而將全案檢送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經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者,應親自或命其他檢察官再行偵查,或由原法院檢察署檢察官續行偵查,甚或直接起訴。

雖上開刑事訴訟法第258條之規定並未明文規定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時須撤銷原檢察官之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然觀諸訴訟法上審級救濟制度之規定,無論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乃至行政訴訟法中之上訴制度或抗告制度,皆規範上級法院認上訴有理由者,應將原判決撤銷或廢棄,而使原判決或裁定不復效力,如刑事訴訟法第369條及第413條、民事訴訟法第450條及第490條、及行政訴訟法第256條及第272條準用民事訴訟法第490條之規定等,故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時,應將原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撤銷,乃屬當然之理。否則,承認原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仍為有效,將令因該處分而受規制之被告及告訴人等無所適從,並架空刑事訴訟法所定之再議制度。

另外,就刑事訴訟法第258條未明文規定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時須撤銷原檢察官之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實務上已衍伸諸多爭議,司法院大法官解釋釋字第140號即是一例,最終大法官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應將原具備形式上效力之不起訴處分撤銷,可見一斑。

又依最高法院96年台上字第3257號判決亦曾認,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時,原未確定之不起訴處分或緩起訴處分,已因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之續行偵查命令而不存在。因此,原已不存在之處分,當然無偵查終結之效力,案件又回歸為偵查終結之狀態,檢察官得就同一案件再行起訴,犯罪之被害人亦得提起自訴。

二、 司法院院字第2550號解釋之背景,並未將再議有理由之情形納入考量,應不得作為偵查終結之判準: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所援引:「終結偵查,係指該案件業經檢察官合法終結偵查程序,已為起訴或不起訴處分而言。」其來自司法院院字第2550號解釋文,全文為:「檢察官之偵查程序。以就所偵查案件為起訴或不起訴處分而終結。刑事訴訟法第315條所謂之終結偵查。自係指該案件曾經檢察官為起訴或不起訴之處分者而言。不能僅以其在點名單內記載偵查終結字樣。即認為終結偵查。但其所為之起訴或不起訴處分。祇須對外表示。即屬有效。該起訴書或不起訴處分書之制作與否。係屬程式問題。」可見司法院院字第2550號解釋文是就原檢察官為偵查終結是否須具備起訴書或不起訴處分書等程式為解釋,並未考量到嗣後原檢察官之處分經再議後,由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原處分不當,而命繼續偵查之情形,應不能作為偵查終結之判準。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援引司法院院字第2550號解釋文作為判斷偵查終結之依據,顯有不當之處。

三、 告訴乃論之罪之自訴優先原則

依民國89年2月9日修正之刑事訴訟法第323條之規定:「(第1項)同一案件經檢察官依第228條規定開始偵查者,不得再行自訴。但告訴乃論之罪,經犯罪之直接被害人提起自訴者,不在此限。(第2項)於開始偵查後,檢察官知有自訴在先或前項但書之情形者,應即停止偵查,將案件移送法院。但遇有急迫情形,檢察官仍應為必要之處分。」可見我國刑事訴訟法採公訴優先原則,惟在告訴乃論之罪,則是公訴優先原則之例外,自訴優先於公訴。而因該條文之修正,原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2729號判例及48年台上字第97號判例所揭示之「聲請在議發回續行偵查中,不得再行自訴,如竟提起自訴,即應為不受禮之判決」等意旨,已經民國95年6月13日最高法院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以「法律已修正,判例不合時宜」,而宣告不再援用。但實務上多數之見解,仍墨守成規,繼續沿用與前開判例持相同見解之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惟適用之結果,將會導致告訴乃論之被害人雖提起自訴,法院仍就其所提起之自訴諭知不受理之判決,而原受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命繼續偵查之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336條第2項之規定繼續偵查,而致告訴乃論之罪之被害人無法循自訴程序為司法之救濟,反倒須進行公訴程序,造成與刑事訴訟法第323條之立法意旨及民國95年6月13日最高法院第10次刑事庭會議決議相互衝突之情形。

四、 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而命繼續偵查之情形,事實上偵查仍未終結:

經告訴人提起再議後,上級法院檢察署檢察長或檢察總長認再議有理由,而命續行偵查,實務上常見之作法是發回原處分法院檢察署再行偵查,並以「偵續」字為其案件之編號,其意義即為繼續偵查,因而案件事實上又歸於為偵查未終結之狀態。然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認原檢察官作出起訴或不起訴處分,即為偵查終結,與案件實際上仍繼續偵查,偵查未終結之事實上狀態大相逕庭,可見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688號刑事判決僅固守司法院院字第2550號解釋之文字框柩,未就案件事實上之狀態為考量。

國家設立法院之目的,在於確保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得尋求公正第三人之裁判而獲得救濟,此等憲法所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常與減少訟源及訴訟經濟之目的有所衝突,但身為訴訟權實踐者之法院,於處理案件時,就減少訟源及訴訟經濟法令、判決先例等,應避免過度擴張適用,不當侵害人民之訴訟權。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