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精選文章區, 最新消息, 本月專欄

由不同制度參與者之觀點談台灣第三方支付制度 (I)

By Roick

近來,第三方支付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但該機制在台灣的發展,受限於法規及環境,的確面臨許多施展不開的困境。以下, 本文將自不同參與者的觀點,分享對台灣第三方支付產業的觀察:

一、 從「主管機關」的角度

主管機關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永遠是:「政府到底該不該管、能不能管?」 其次才是:「如果該管,該怎麼管?」

關於第二個問題,相關討論之論著十分豐富[1],本文不擬多做說明。此處涉及了一個根本的命題:第三方支付產業的本質是什麼:是交易履約保證?是金流代收付?還是交易價金保管?

(一)   如第三方支付是履約保證

履約保證其實是一種提升交易雙方信賴、降低違約風險的機制。有此機制,買方可放心在未收到賣方商品前先行給付價金,賣方也可在未收到款項前出貨。履約保證在法律上並非專屬於金融機構之服務,原則上任何自然人或公司在符合法令限制(如公司章程許可得為保證)下,皆得從事一定程度的履約保證。也因此,履約保證不當然屬於金融主管機關的管制範圍。

(二)   如是第三方支付是代收付

代收付服務,係指為賣方將應收款項收妥後,定期結轉給買方(所以法律上代收付業者須與賣方有契約關係)、同時也為買方把應付款項轉付賣方(所以法律上代收付業者有向買方收取對價(如手續費)的正當性)的服務。這種服務的本質,可比擬為一種金流「跑腿」或「通路」(這也是為何大家常以「Payment Gateway(支付渠 /閘道)」稱之)的概念。也因為這樣的本質上偏向商業交易的服務,而非金融交易的服務,所以,金融市場及金融服務業的主管機關金管會,或金融支付系統的主管機關中央銀行,並無意願亦無必要加強代收付業務之管制。是故,經營代收付業務在台灣目前監理上尚屬一般性的業務類型,原則上不需要特許執照。

(三)   如是第三方支付是價金保管

若是交易價金保管,問題可就沒那麼單純。首先,這項業務的本質當然是價金的「保管」(即法律上的「消費寄託關係」)。保管業務是一個古老的行業,本不需以特殊眼光看待,如美術館的寄物櫃、大樓的停車場、旅館的暫放行李服務等,皆屬保管業務。但如果保管的標的物是「錢」,則情況會稍微複雜一點。

如果保管錢的方法,是以向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並約定返還原來金額(即本金)或給付相當或高於原來金額的數額(即加上利息),則這樣的行為依法即屬「收受存款」,依銀行法規定,這種保管業務只有經特許的銀行才能做,否則依銀行法第29條規定「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必需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及高額罰金)。此種保管業務(即收受存款)乃典型的銀行金融服務,受到主管機關金管會極高密度的管制。

但如果該項保管,並非以「返還本金或利息」為其性質,這種保管業務不見得必須與經營收受存款等業務劃上等號(否則以後小學老師不敢保管班費、社團負責收社費的總務也沒人敢當,三叔四嬸的會仔錢將無人敢代收)。

然而,究竟應由誰的觀點來決定金錢保管的性質是不是「存款」呢?我們應該看看銀行法之立法目的為何:依銀行法第一條規定,該法制定的其中二項主要任務,是為了「 保障存款人權益」及「適應產業發展」。所以,我們應該先從存款人的認知來觀察這個問題:如果「把錢提供給他人保管的人」明確知悉其提供金錢的目的並非為「未來可以拿回本金及利息 」(而係為支付對價、儲累資金以供未來重複交易或其他目的),則其權益並無遭違法吸金而受侵害的可能;此外,台灣目前正值電子商務及網路雲端產業發展急待突破的重要時刻,在相關法規尚未健全之際,主管機關及法院依銀行法第一條彈性調整對法條文意的解讀,以利第三方支付及電子商務之產業發展,恰正符「適應產業發展」的立法意旨。

是故, 第三方支付的付款方,雖委請服務提供方暫時保管其交易價金,但付款方清楚知悉自己並非進行「存款」,而係為支付對價、儲累資金以供未來重複交易或其他目的,故服務提供方自非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也因此, 即便從交易價金保管的性質切入,此項業務也不當然是金融主管機關的管轄範圍。

(四)   小結:所以,三不管

基於依法行政、法律保留原則,由於現行法律並無清楚的規定或授權,主管機關(至少是金融主管機關)目前就台灣第三方支付產業,依法並無管制的權利與義務。若擬積極介入管制,為必須符合台灣依法行政原則及法律保留的原則,必須要有一部名正言順的法律清楚規定或授權,始得為之。

由於(第三方)支付產業是電子商務及網路/行動產業發展的命脈,目前主管機關面臨的真正問題,毋寧是審慎思考究應採取何種政策發展價值判斷,才有益於第三方支付產業的發展:如果政府目前有資源、有能力、有把握能扶助台灣第三方支付產業的健全茁壯,則應謹慎妥善的制定專法,確立產業衝刺的方向;反之,交由市場機制自由發展也不失為一良策。若能減少干預、鼓勵產業自由發展,則其非但可避免違法行政,反而可能讓業者殺出一條適合台灣產業走的康莊大道。


[1] 雷門(2012),〈支付產業聚焦──台灣第三方支付發展落後,法源出了什麼問題?〉,《Tech Orange科技橘報》http://techorange.com/2012/05/22/taiwan-3rd-party-payment-regulatio/(最後瀏覽日:7/13/2012); TO大會堂(2012),〈Paypal 到 Paylink,第三方支付到台灣為什麼全變了形?〉,《Tech Orange科技橘報》http://techorange.com/2012/05/23/taiwan-3rd-party-payment-regulation-feedback/(最後瀏覽日:7/13/2012)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