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精選文章區, 最新消息, 本月專欄

由不同制度參與者之觀點談台灣第三方支付制度 (II)

馮昌國律師

在本系列第一集,我們從主管機關的觀察角度與大家分享了台灣第三方支付產業的問題。

第二集,我們以使用者的角度,觀察台灣的第三方付產業。

自使用者之角度言,對一個產品或服務的第一個問題,多半都是:「不要問使用者能為你做些什麼,要問你能為使用者做些什麼」。質言之,第三方支付產業對使用者(尤其是電子商務使用者)而言帶來的最大便利,就是解決了「信任」問題。

一、第三方支付工具解決使用者的「信任」問題

在傳統的 B2C 交易,如果你想買咖啡豆,你會到街角的咖啡店跟老闆聊聊你的需求,之後老闆會給你一包你要的豆子,接著通常你可以立刻檢查那是不是你要的品種及數量,摸摸看有沒有包裝妥當,甚至要老闆讓你試喝味道。確定一切稱心如意後,你才願意付錢;反之,確定你要的咖啡豆後,如果不掏錢出來,也別想抱著你的豆子離開。此即法律上的「同時履行抗辯」,質言之:當交易雙方都滿意時,即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沒有誰佔了誰便宜的問題。

然而,如果移至B2B的情境設定,尤其是跨國大宗的國際貿易,交易架構即稍顯複雜,例如:一個台灣的咖啡豆批發商,需要向墨西哥的咖啡豆出口商進口幾噸的咖啡豆時,勢必不可能採用上述的交易方式。咖啡豆要從墨西哥貨運來台灣,快則數週、慢則數月,在未收到咖啡豆前,一般買家多半不敢付錢;而作為賣家的墨西哥出口商,恐也擔心台灣人債信不良,畢竟豆子一旦裝船,轉眼就是千里之外。在雙方缺乏互信基礎的情形下,墨西哥出口商永遠無法賺到台灣批發商的錢,而台灣批發商也無法喝到墨西哥的咖啡。為了解決上述交易「時差」的問題,銀行家為商人設計了一種讓國際貿易也能「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金融商品:「信用狀」(Letter of Credit; L/C)。

首先,當墨西哥賣方接受台灣買方的訂單及交易條件後,台灣買家必須先把一筆「錢」(這裡的「錢」,指的通常是銀行融通的信用額度)獨立出來放在銀行(註:這裡的銀行,實際上包括台灣跟墨西哥買賣雙方的兩地往來銀行「們」),以供銀行開立一張信用狀給墨西哥賣家。

因為「錢」已經從台灣買家的口袋被拿出來放在銀行裡,賣家收受信用狀後便可放心出貨而不用擔心買家是「玩假的」,當咖啡豆送抵台灣,經買家確認無誤後,銀行便會讓墨西哥賣家把手上的「信用狀」兌現。此時,透過信用狀的機制, 還是達到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意境」:

(一)   買家不拿錢出來,銀行不開信用狀

(二)   拿不到銀行開的信用狀、賣家不出貨

(三)   賣家不照訂單履約、銀行也不讓你手上的信用狀兌現

從而,「信用狀」這套制度,也就基於生意往來的需求下,適時出現解決了交易時差下商人們的「信任」問題(據說信用狀最早,是為因應巴比倫人與古埃及人的貿易需求而生的「第三方支付」工具 ,參BUSINESS BLOG DOT COM)。

時至今日,一樣的模式仍為你我所熟悉。 PayPal 是為了解決 eBay 買家與賣家的「信任」問題,所設計出的機制:eBay 的賣家,正同於前述墨西哥的咖啡豆出口商;eBay 的買家,則就像台灣的咖啡豆批發商;而負責信用狀功能的銀行,就是 PayPal。

換言之,現代第三方支付產業之所以誕生,原因之一就是為了解決自古以來交易「時差」所帶來的信任問題;用法律的說法,就是一種數位化的「履約保證機制」:

在搭配第三方支付工具的電子商務交易中,買家下訂單時必須透過第三方支付工具支付,賣家才敢放心出貨,但賣家須待買家收貨無誤後,第三方支付的服務提供者才會把貨款撥入賣家的帳戶中。

因為科技的發達,使第三方支付產業在電子商務的領域中找到舞台,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需求達到了數位化的意境。若純就履約保證的功能而言,我想使用者都不會否認 PayPal、支付寶或支付連等第三方支付工具的貢獻 。

二、第三方支付也帶來了許多問題?

有好,就有壞。第三方支付產業雖然解決了電子商務中買賣雙方的信任問題,但卻為使用者帶來了一些新的麻煩。無獨有偶,無論是全球通用的 PayPal、台灣的支付連及/或中國的支付寶,使用者們對這些第三方支付工具,其實有些相同的抱怨:

(一)   安全機制煩人

不論中外,第三方支付工具最長被使用者詬病的,即是他們總會設計出讓使用者失去耐性的「安全機制」。

無論是發現可疑交易或超過最高限額交易的凍結帳戶機制、出現交易糾紛後的退款機制、或是其他發現可疑交易查核機制等,都讓使用者十分困擾,尤其即便證明自身清白,「解凍」帳戶仍須費時許多。

但這些安全機制,正是為何第三方支付工具能成為電子商務時代「數位信用狀」的原因。

首先,如果沒有這些安全機制,第三方支付工具將無法有效達成履約保證的功能;其次,消費者使用第三方支付工具的本質,實為業者在消費關係中向消費者提供支付及履約保證的服務。如果在提供上述服務的過程中,發生詐騙交易或消費糾紛,則無論被害者是買方或賣方,矛頭勢必指向這些深口袋的業者。

由於各國消保法令,多半以極為嚴苛的方式課予業者保護消費者的義務,所以業者通常會事前買些「保險」,以降低發生問題的風險;而第三方支付業者的「保險」,就是上述這皆煩人的安全機制。

以台灣為例,消費者保護法規定提供服務的企業經營者,須確保所提供的服務,符合當時科技或專業水準可合理期待的安全性,且若該服務具有危害消費者生命、身體、健康及「財產」安全的可能時,服務提供者並須標示緊急處理危險之方法。如有違反而造成消費者任何損害,業者必須負擔「無過失賠償責任」。

所以,業者們之所以制定這麼多嚴格的交易安全機制,一方面是為保護消費者權益、同時也是為了自己買保險。法律既如此嚴格,大家也只好相忍為國。

(二)   強制開戶

許多第三方支付服務在發展初期,多半會搭配相對強勢的電子商務平台(如 PayPal + eBay、支付寶+淘寶、支付連+露天)。有時,使用者在開通電子商務平台帳號時會被強迫「配給」一個第三方支付工具的帳號(甚制特定銀行的帳戶);這的確讓許多使用者不太高興。許多使用者覺得這樣的強制配套,侵犯了他們選擇是否開通第三方支付服務帳號的「自由」。

但從法律的觀點,除非這樣的強制配套已經構成違反公平交易法的「搭售行為」,否則並無違法。

依公平交易法第 19 條規定,當某一事業的搭售行為係「以不正當限制交易相對人之事業活動為條件,而與其交易之行為」,且有「限制競爭或妨礙公平競爭之虞」者,始為公平交易法所禁止的搭售。上述要件多為不確定的法律概念,公平會對此態度為何,仍有待觀察。

(三)   金流處理時間過長

隨著各國消費習慣及法規不同,其實很難定義何謂最佳的金流處理時程;但卻可從這項服務的本質判斷什麼是不合理的時程:為了達到履約保證的目的,第三方支付的金流處理時間應大於交易時差。

所以,若金流處理時程小於交易時差,那麼只有兩種可能:其一,這種交易類型對金流速度的要求極度重視,重視程度甚至大於履約交易安全;其二,你正在使用的第三方支付工具,其實並無履約保證的功能!

各位如果碰到這種不合理的超高速金流處理時,不妨想想上面二種可能性。

(四)   手續費過高

手續費是大部份第三方支付服務提供業者的主要收益來源。

站在消費者的立場,當然希望服務越多越好、費用越少越好!但在市場自由經濟的大原則下,除非涉及壟斷或寡佔,否則法律通常不會強制業者降低收費(NCC 對行動通訊業者的降價要求,是一典型的特殊例外情形,詳待另文專論之);倒是過低的收費,若已妨礙市場自由競爭及公平交易,反有違反公平交易法的問題。

以上是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分享我對第三方支付服務的觀察。

未來,我將再從第三方支付產業第三個參與者—服務提供業者的立場,淺談第三方支付產業規範與發展上的各種問題。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