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最新消息, 本月專欄

由不同制度參與者之觀點談台灣第三方支付制度(III)

【中銀律師事務所  馮昌國律師 江欣玲律師】

一、 前言我國現行之非銀行業者第三方支付制度

在本系列第一集與第二集,我們從主管機關與使用者的觀察角度,與大家分享了台灣第三方支付產業的問題。第三集,我們就以服務提供者的角度,淺談第三方支付產業規範與發展上的各種問題。

關於近來吵的沸沸揚揚的第三方支付服務業管制模式,行政院終於在今年8月7日正式宣佈,非銀行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得提供網路儲值服務,並以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下稱「電子票證條例」)相關規定作為法源依據,重點內容包括:

  1. 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應與專業經營電子票證業務之發行機構(下稱「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合作,或可另成立專業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亦即第三方支付業者不應兼營電子票證業務;
  2. 儲值服務僅適用於買方;
  3. 比照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使用信用卡之模式,由第三方支付業者與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簽約,成為其特約機構;
  4. 單戶儲值金額上限為新台幣(下同)1萬元,業者資本額維持3億元;及
  5. 經濟部將研擬「第三方支付服務業管理規範」,以專法規範第三方支付服務業。

但以電子票證條例作為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法源依據,是否即解決了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管制問題?又其是否符合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本質,而能達到促進電子商務合理發展之目標?

二、 目前我國實務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管理模式

(一)   暫行法源依據-電子票證條例第14條?

行政院表示,因電子票證條例第14條第1項規定「發行機構發行電子票證之交易方式,得採行線上即時交易及非線上即時交易」,其適用模式已包含網路儲值,故以此作為開放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法源依據。但令人納悶的是,此條規定早在民國98年1月23日電子票證條例公布施行時即已存在,何以時至今日,才以該條規定作為開放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依據?更令人不解的是,電子票證條例第7條第1項既要求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不得兼營其他業務,行政院的新聞稿更明白宣示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不應兼營電子票證業務,但卻謂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亦應適用電子票證相關法制,其中論理邏輯之矛盾,不言自明。實則,電子票證條例對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而言,本就屬不合身的衣裳,硬要後者套上前者的大衣,便顯得突兀。

(二)   主管機關設定之運作模式在實務操作上之問題

  1. 1.      與第三方支付服務之本質不符

1.1      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成附屬角色,須由電子票證機構提供儲值服務

觀察國外行之有年的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如Paypal、支付寶,可知其特色之一是買方可在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開設一獨立帳戶,並儲值一定金額,於購物時以之進行付款,賣方也可透過在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所開立之帳戶收受買方支付的款項,並將儲值在帳戶內的款項提領出來,整個交易過程均可在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的架構下完成。

然而,以電子票證條例作為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之法源依據,首先碰到的問題是,因電子票證條例第7條第1項規定,電子票證發行機構須專業經營電子票證業務,故主管機關便要求第三方支付服務業須與專業經營電子票證業務之發行機構合作,由電子票證發行機構辦理儲值業務;也就是說,買方須分別到電子票證機構及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開戶,於買方購物下單時,其儲值之款項先由其於電子票證業者開設之帳戶,轉到其於第三方支付業者所開立之帳戶,於買方確認收貨後,第三方支付業者再將款項交付給賣方。在此模式下,原先買方與賣方均可在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單一體系架構下完成所有交易流程之便利性,便已走了樣,而大幅降低買方使用此服務之便利性。

1.2      儲值僅適用於買方,賣方不得使用儲值帳戶

如前所述,第三方支付服務其中一個重要的功能在於,不論買方或賣方都可以利用第三方支付業者所提供的帳戶進行交易,但因電子票證發行機構業務管理規則第5條第1項規定,「電子票證之交易,不得為電子票證間之資金移轉」,主管機關進而限制儲值服務僅適用於買方,賣方收受貨款不得使用儲值帳戶,僅能使用一般帳戶,亦即與一般傳統交易方式無異,此將降低賣方使用第三方支付服務之意願,進而抑制電子商務之發展。

1.3      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為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特約機構

電子票證條例第6條第1項規定,成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最低實收資本額為3億元,第7條第1項更規定其必須專營電子票證業務,入行門檻相當高,因此在不自行成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的前提下,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勢必得與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合作,成為其特約機構。對主管機關而言,或可達到管制集中之目的,但對交易市場上的買方而言,除需支付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交易手續費外,同時也需變相負擔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支付給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費用,亦即需負擔雙重交易成本,可預期的是,買方使用此服務的意願將更為低落。

此外,就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成為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特約機構,金管會目前並無相關法令規範此二者之合作方式或內容,若參照【信用卡收單機構簽訂「提供網路交易代收代付服務平台業者」為特約商店自律規範】(下稱「自律規範」)之管制模式,則可能面臨如下的問題:

  1. A.        第三方支付業者與賣方之服務契約,除價格條件外,與信用卡收付權責有關條款之訂定及修改,須事先經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同意(參照自律規範第3條第4款規定)

惟就信用卡收付相關權利義務,第三支付服務業者是與信用卡收單機構簽訂特店契約,即便將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定位為自律規範所稱之「提供網路交易代收代付服務平台業者」,相關條款之訂定或修改,亦應由信用卡收單機構同意之,而與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無涉,故此規定將難以適用於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

  1. B.         電子票證發行機構應要求並確認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就所代收代付之信用卡交易款項,已取得銀行十足履約保證或全部交付信託(參照自律規範第4條規定)

惟於主管機關設定之上述交易架構下,第一線收取買方以信用卡支付儲值款者,是電子票證發行機構而非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故就辦理履約保證而言,毋寧是由電子票證發行機構為之,較為合適。

  1. C.        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應於交易時告知買方該信用卡交易之特約商店為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及賣方資訊(參照自律規範第6條第1款規定)

惟買方以信用卡支付儲值款之對象為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並非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況且,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亦無法於買方刷卡支付儲值款項時知悉具體之賣方為誰,而無法於交易時告知買方上述資訊。

  1. D.        買方使用信用卡付款時,倘發生符合各信用卡國際組織規定之扣款情事時,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應負擔特約商店之責任,不得要求買方與賣方自行處理該等爭議款項退款事宜(參照自律規範第6條第3款規定)

如前所述,買方以信用卡支付儲值款之對象為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並非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故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對買方應不負有特約商店之責;再者,於買方與賣方發生交易糾紛時,究應由收取買方儲值款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或收取買方特定交易價款之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負擔第一線之退款責任?就此,主管機關目前並無相關規定,亦未表態,此將使買方與業者均無所適從。若認為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於行政院前述定位下,尚須負擔處理買、賣雙方交易糾紛之成本,勢將大幅減弱業者進入第三方支付產業之誘因,進而影響電子商務之發展。

由上述可知,若將自律規範移植於第三方支付服務業,並非合宜之作法,而其問題之癥結點即在於,不應將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定位為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配角,進而衍生以上諸多問題。

  1. 2.      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與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合作之可行性

2.1      默許壟斷?

主管機關要求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須與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合作,而我國目前唯一一家專營電子票證業務之機構就是悠遊卡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悠遊卡公司」),因此,若第三方支付業者沒有雄厚的資力自行成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就勢必得和悠遊卡公司合作,如此一來,主管機關豈非等同默許悠遊卡公司得以壟斷第三方支付產業?於金管會適度放寬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核准標準前,上述作法實有可議之處。

2.2      特約機構契約之合理性

暫不論悠遊卡公司是否願意分一杯羹給其他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即便悠遊卡公司願與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合作,該特約機構契約條款之合理性亦有待觀察。參照悠遊卡公司之特約機構契約書範本第13條第1項規定,「甲方(註:即特約機構)對其銷售或提供之商品、勞務應負瑕疵擔保責任。除法令或本契約另有規定外,如因商品或勞務之品質、數量等發生爭議時,應由甲方自行處理」,若依此規定,就消費爭議之處理,悠遊卡公司即可能要求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負全責;然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實際上並非相關交易商品或服務之提供者,更甚者,相較於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悠遊卡公司更屬第一線收取買方支付儲值款之機構。

如前所述,因悠遊卡公司具有絕對性之壟斷地位,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於締約磋商時,即屬較弱勢之一方,而難以要求變更前開條款,在實務操作之結果下,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要不接受前開不平等之條款成為悠遊卡公司之特約機構,要不就退出第三方支付服務產業,則所謂「開放」第三方支付產業,實際卻變為「關閉」第三方支付產業蓬勃發展的大門。

2.3      申請設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之門檻過高且曠日廢時,制度銜接出現斷層

自行政院今年8月上旬宣布開放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至其專法出爐前之過渡期內(依經濟部所述,第三方支付服務業管理規範草案將於年底送行政院審議[1]),若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不願與悠遊卡公司合作,而欲自行申請設立電子票證發行機構,將須耗費一定時日,即便其經核准通過,自核准起至新法上路,其間也可能僅有短暫的時間,此等同浪費業者之時間及行政成本,由此可見,制度銜接時期之管制模式,仍有賴於金管會之行政指導,否則消費者與業者均將淪為無頭蒼蠅,不知如何因應主管機關制度之變化。

  1. 3.      儲值上限太低,降低消費者使用之便利性

行政院公告儲值上限之金額仍維持在1萬元,但這在網路交易頻繁之現況下,實屬過低(網購隨便買個櫃子、沙發,就超過1萬元了!),反觀兩岸三地目前最火紅的支付寶,即區分不同條件,以設定不同的儲值上限,例如:以儲蓄卡辦理充值者,若辦理電子銀行口令卡,但未無開通短信認證,則單筆充值限額為人民幣500元,每日充值限額則為1000元;若有辦理電子銀行口令卡,且開通短信認證,則單筆充值限額為人民幣2000元,每日充值限額則為5000元。既兼顧消費者使用之便利性,更兼顧主管機關管制之合理性,否則若消費者需頻繁地辦理儲值,則將造成相當不便,進而降低消費者使用第三方支付服務之意願,現行制度實有調整之必要。

三、 小結

綜上所述,在專法制定公布前的過渡時期,仍有待主管機關訂定相關配套措施,包括如何在現行制度下,保有讓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進入市場的誘因,是其中的關鍵,否則僅是替業者找到運行的法源依據,卻未能提供業者一個可能獲利的環境,相信並非主管機關之初衷。


[1] 參閱Ettoday東森新聞雲「經部:第三方支付專法草案 年底送行政院」(原文網址: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807/252641.htm),瀏覽日期:102年9月9日。

討論

仍無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